登录|注册1970/01/01 下午00:00:00 累计访问量: 2082307
  • 返回首页>行业研究
    年轻人在夜里出门捡东西,从废品到珍品,旧东西们何以成为生意?
    发布时间 : 2023年3月18日 11:30
    分享到66.2K

    “一个人的‘垃圾’其实是另一个人的‘宝藏’。”这句话是stooping流行至今很多stooper信奉的口号,也是陌生的人们能彼此相识相交的动力。

    来源:新财富(ID:newfortune)

    作者:RelaZzz

    在旧物、Vintage(旧货)、二手已成为各媒体与时尚圈子的话题关键词时,忽略“过时”可能是另一种“过时”。早在2021年,闲鱼、猫抓鱼等二手闲置交易平台的交易规模就已超过4千亿元。

    近段时间,追寻旧物的“Stooping”一词一度变得火热,各地涌现人数可观的Stooping社群。这一带有公益性质的活动始发于美国纽约,仅@stoopingnyc这一创始人账户,就已吸纳40余万追踪者。Stooping鼓励人们发现身边被遗弃的闲置物,再度取用它们,或将信息分享给其他有需要的人。

     

    Stooper们发现的街边旧物。图片来源:@stoopingnyc

    今年以来,这股风潮借助网络平台在上海、北京等国内城市迅速传开。一群年轻人热衷于在夜晚的马路上寻觅被丢弃的二手家具,并重新利用,这个过程中流转的不只是物品,还有附着其间的关系联结。

    01

    年轻人纷至沓来,为什么?

    淘旧货、收藏复古玩意可能不再是上年纪的爱好,Gen-Z(Z世代:1995 -2010年出生的人群)也在为此着迷。

    根据媒体时尚达人(Fashionista)2022年报道,年轻人开始”痴迷于90年代的所有事物”。同年的Instagram趋势报告显示,将近四分之一的Z世代消费者期待通过Depop或Poshmark等二手网站节省开支。

    二手服饰交易网站Depop,别以为只是“旧衣中转站”

    它亦是Nike、Adidas、Levi's等时尚品牌复古单品的聚集地

    买二手、中古商品,一来趋近绿色环保的时髦理念,二来能让年轻人拥有只属于自己的特殊单品。与此同时,废旧物亦潮流,也成了不少创意与艺术人士的灵感。

    韩国艺术家Gyu Han Lee用麦当劳包装袋制成的落地灯(左)与

    意大利创意组合camera60studio用鞋盒、快递包装再造的手提包(右)

    仪间朝龙(Tomotatsu Gima)是擅长运用鞋盒纸皮再造球鞋、唱片等流行艺术的日本艺术家,其拼贴环保的创作方式曾受adidas、Gucci等品牌青睐

    仪间朝龙在中国的个人作品展

    《二手经济下的用户行为观察报告》显示,用户数量超过八成在18-34岁年龄段,90后以及更年轻的人群成为了二手交易市场的主力军。

    大部分年轻人仍处于在学校学习,或者刚毕业工作不久的状态,其收入水平无法或难以支撑自身的高消费,选择二手成为了实现他们目标最直接的途径之一。对于卖家而言,选择二手交易将闲置产品转卖出去,物品之间也形成了良好的循环。

    随着更多年轻群体成为消费主力,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的人认同二手商品交易的市场价值,并参与其中,二手物品不再是旧物爱好者的专属,国内市场发展潜力也将更大。

    坐标中国华南,广州、佛山的Stooping社群发起者武楷斯亦观察到年轻人的“惜物”趋势。他发起并运营的社群目前已超过万人规模,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老一辈人里,更多人还是秉持着物尽其用的观念”。

    根据他的观察,中国一线及新一线城市的Stooping较成气候,因这些城市人口流动性强,有更多因搬家等流转行为产生的旧物。

    02

    线下淘换,会是新趋势吗?

    对于一些旧物、中古商店来说,线下交易更显重要。一方面,它弥补了社交缺失,另一方面,它也在帮旧物这类非标品寻回信任。

    即便是聚集着众多线上用户的闲鱼,也推出了线下门店闲鱼小站,为用户提供质量检查、真伪鉴定等素人卖家难以兼顾的服务,而不只限于野蛮生长的“天光墟”、“鬼市”,旧物们日渐走入市集、商店等明亮正规的场所中,成为年轻消费者、中古旧物爱好者的购买对象。

    “天光墟”是广州的民间旧货集市,天黑开张,天亮即散,相当于北方的“鬼市”,通常分为杂物市场、古玩市场和专项市场(比如旧书市场和电子市场),贩卖的物品从古玩器皿到旧衣旧家具。

    武楷斯的旧物商店“永续旧物”。图片来源:武楷斯

    武楷斯是天光墟与各种鬼市的爱好者,他也在广州和佛山开设了自己的旧物仓,展出、售卖自己收集的旧物。旧物这个话题和概念还算吸引人,武楷斯因此吸引到不少流量,这也帮助他能在铺位租金上争取优惠。人们慕名去参观一个与旧物有关的店面,同时也能为整个街区带来热度与活力。这或许也是全世界许多以旧物市集、跳蚤市场闻名的城市的运行逻辑。

    世界知名跳蚤市场,马德里El Rastro

    图片来源:Guide Your Travel

    03

    媒介与平台们——重要的影响者

    线下活动是重要的,同时,线上社交媒体也的确是让旧物们重获新生的灵药,Stooping概念就是通过名为@stoopingnyc的Instagram账号走红的。网络媒介让大多事物都得以被拉近、接受,而不再显得遥远、怪异。

    纽约街头买手店Bowery Showroom的主理人亦称,以往人们走入Vintage店总会感到不被欢迎,像被店员们盯着。Instagram、TikTok等社交媒体让他们得以通过短视频与更广泛的受众交流,拉近Vintage买手与顾客的距离。在这些平台上,俏皮的街头采访、新品解读都是商家们有力的武器。

    进入Bowery Showroom这类店铺的主页

    你会发现那里几乎全是Instagram的视频类帖子Reels

    小红书被称为“中国的Instagram”,它的存在,也为中国的旧物流转引入了不少年轻色彩。观察到中国有人在做Stooping,小红书也发起了不少与之相关的话题与活动,邀请更多用户参与进来。“我选择在小红书发起Stooping,也考虑到它是一个以生活话题为主、凭借消费主义起家的平台。当消费主义风潮达到一定高度,就会有反消费的需求出现,留下许多物欲过剩的产物——这是一个适宜发起Stooping的地方。”武楷斯坦诚地说道。

    目前,小红书上stooping已有3800篇笔记,并且该数据还在不断增长。杭州、南京、重庆、成都、宁波、武汉、天津、长沙、合肥等城市都相继在小红书上开设了stooping账号,接受当地各类stooping信息和个人免费闲置处理的投稿。

    04

    旧物走红,品牌们也想投入其中?

    除了武楷斯这样的个体创业者、践行者,许多品牌也曾以可持续为题,推出更易降解、环境友好的产品。与此同时,它们也在发展自己的二手业务。

    2023年1月,服装品牌加拿大鹅(Canada Goose)推出了循环商务平台Generations,其中不仅有二手户外服饰,还有加拿大鹅的各种复古单品,由转售服务商Trove提供支持。

    Generations

    值得一提的是,Trove也曾为Lululemon等运动品牌提供二手商品的回收、清洗、物流等服务。显然,加拿大鹅已不是第一批涉入转售生意的探索者。

    早在2017年,Patagonia就推出过自有二手平台Worn Wear

    根据红布林联合益普索发布的《2023循环时尚行业趋势报告》显示,大部分消费者愿意践行低碳理念,让闲置物品得以流转。

    “一个人的‘垃圾’其实是另一个人的‘宝藏’。”这句话是stooping流行至今很多stooper信奉的口号,也是陌生的人们能彼此相识相交的动力。

    未来,“循环”或许也能像其他消费趋势一样,真正成为一种兼具审美、趣味与效益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