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1970/01/01 下午00:00:00 累计访问量: 2084052
  • 返回首页>行业动态
    ​“孤品”直播产业链调查:尾单可能是二手衣,600元一吨就能批发
    发布时间 : 2024年2月21日 14:00
    分享到66.2K

    你熬夜蹲守直播抢到的“孤品”,可能是别人丢掉的旧衣。

    有网友发帖表示,自己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某孤品毛衣直播间里正在展示的毛衣与其丢在小区回收箱的毛衣一模一样:“因为这件衣服勾到了一个小洞,而且越洗越长我才扔的。”

    不少消费者向红星新闻反映,自己在孤品直播间买到的衣物很可能是二手衣服:衣物有异味、污渍,有的还有拉链生锈、缝补痕迹,更有人打开包裹发现“有蟑螂跑出来”。

    孤品直播间买到二手衣

    红星新闻记者对此展开调查,发现“孤品”直播间回收二手衣物早已形成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

    10秒过款的深夜“孤品”直播间

    “这件有没有人要?要的扣号。”成排的衣架上挂满衣物,甚至堆放地上,几十到几百的在线人数虽不算多,却与主播互动活跃,这是凌晨12点的“孤品”直播间。

    主播将服装在镜头前进行展示,介绍适合多少斤,催促下单。有时候一件抢手的“孤品”会有好几个人“扣号”,主播会再次确认评论区最早回复的ID,如果衣架上没写编号,则会由主播贴上带有条形码和三位数编号的贴纸。随后,顾客需要记下衣服的号码再点击对应价格的链接备注编号下单。

    一件“孤品”过款速度非常之快,从主播接过衣架到丢到一旁让顾客下单,只需要10秒左右。这类直播间通常标注着“孤品”“清仓”“工厂尾单”“9.9包邮”“默认微瑕”等字样,就连“不退不换”“跑单拉黑”的规矩也几乎一致。记者发现,这类“孤品”直播间大多会选择在下午或凌晨进行直播,在线人数从几十到几百不等。

    在快速过款、先到先得的直播间氛围下,顾客可能会冲动下单,但如果没有拍下抢到的对应号码的“孤品”或者在发货前取消订单,就会被商家判定为“跑单”,许多商家会拉黑该顾客的账号,顾客便不能再进入直播间。

    顾客对到手商品不满意想要退货,则需要经过更复杂的流程。首先,提起退换货要求会被商家以低价和销售前告知“默认微瑕”的理由拒绝,即使退货也需要自行承担退货运费,一件“孤品”售价6.9元、9.9元到十几元、几十元,而退货运费就要10元起步,许多消费者就会因此而忍耐,自行处理衣服。有网友表示,自己强行退钱退货完成售后的结果也是被店家拉黑。

    红星新闻记者在多个直播间询问所售衣物是否为二手,有的主播选择忽略,有的主播否认后,直播画面外的人情绪激动地指责是“同行捣乱”,也有直播间甚至直接将记者禁言、拉黑。

    直播间的外贸“行话”

    滤镜下的“物美价廉”

    一位有服装行业工作经验的直播间工作人员小王(化名)告诉记者,在几年前进入公司时她也相信了“工厂清仓”“工厂尾货”的说法,结果后面才知道都是二手衣服。

    “我拍照片的时候都不知道,当时我还尽量拍好看,把衣服分类好……那些客人是完全看不出是二手的,包括我自己最开始都没看出来。”小王给红星新闻记者展示了当时为直播间拍摄的毛衣货品图——一件件色调风格统一的毛衣整齐地挂在货架上,看不出任何的瑕疵,与市面上潮流品牌新品系列广告图基本无异。

    ▲直播间售卖的毛衣货品 受访者供图

    直到因为人手不够,小王被安排去给待上架的衣服打吊牌时,她发现有些衣服有明显的磨损、起球,有些衣服还有明显的洗衣液、香水、漂白水的气味。

    在堆货的小仓库,小王发现了满地的“孤品”:床单样的布料包裹着几十件衣物四处堆叠,一个打开的包裹里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毛衣散落——这些毛衣经过简单的熨烫、剔除毛球后,就会挂上衣架,加上批发来的几分钱一个的吊牌,就能成为直播间里抢手的“孤品毛衣”。

    “我问为什么要卖旧衣服?他们说现在直播间都是这样卖的。直播间卖的那些孤品,全都是那种只有一件,过款过得很快,直接就是说这件适合多少斤,多少钱,很多直播间都是这样。”

    负责码货的同事还告诉她,这些衣物都是从广东惠州做旧衣回收的分拣厂那里拿来的,用床单样的布料包裹着几十件衣物,按包批发。这样的“混批”也事先经过工厂的人工挑拣,根据品相和衣物状态分类,好一点的差一点的都有,而小王工作的直播间通常选的是3块一件的。负责整货的同事每天就从这些衣服里挑选“比较新”的货物,“其中不好看的,或者是太脏了,太邋遢的,就退回去给工厂的老板。”

    里的“孤品” 受访者供图

    那么主播口中的“原单”“尾单”“孤品”到底是什么?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服装工厂根据客人的订单通常会多生产一定数量的服装,以保证提供足够数量的合格产品。交付完成后,这些质检不合格及其他剩余货品就被称为“原单”或“尾单”。

    在“来料加工”的交易方式下,完成订单后可能存在纽扣等辅料已经用完,但面料还有剩余的情况,有的服装工厂就会选择物尽其用,自行选用其他的辅料进行生产,这一类被称为“跟单”。此外,服装品牌及服装工厂因为货物销售不畅、换季等原因产生的积压库存,则被称为“存货”。

    “孤品”则主要是指在数量上比较稀少的服装,每个款式只有一两件。在前文所提到的这类直播间中,主播都表示自己所销售的“孤品”都来源于工厂“样单”“原单”“尾单”“尾货”。

    据多位业内人士介绍,“样单”“原单”“尾单”“存货”通常都有一定数量,“基本上不会只有一件”,而二手回收衣物“只有一件”,且大多“有穿着痕迹”。

    按吨收,细分拣,以件卖:

    “要进行消毒成本就高了”

    在西南某地区,三年前开始接触孤品直播的从业者秦女士(化名)向记者透露,旧衣回收再售的产业链最早在广州地区出现,疫情期间不少地区的回收-分拣-直播的产业链得到了快速发展。

    据其回忆,在早期西南某地区的旧衣回收中,上门回收的商家对旧衣来者不拒,以每斤3毛到8毛不等的回收价统一称重回收,再以每吨几百的价格打包交由二手服装回收分拣厂。

    之后,一些孤品直播间开始向本地的旧衣回收站进货,直播商家自行挑选回收旧衣,每件衣服不分季节款式、品相新旧,不到5块钱就可以拿到一件羽绒服。有些上门回收的商家发现直接回收再销售的利润更加丰厚,便开始自行完成分拣环节,在上门回收时会对顾客的旧衣进行挑选,太旧的不收;季节上也有要求:夏天只回收夏装,冬天则瞄准冬衣。面向直播商家进行销售前也会分类,根据新旧程度、季节、款式标价,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

    秦女士告诉记者,在当地也有做旧衣翻新生意的,“有人跟我说穿过的内裤他都回收,还有那些脏衣服他们就要翻新的……所以你说他出口给国外划算还是给直播间划算?”

    据称,有些人会专门去高档小区回收,因为“就算丢也会包含一些很好的衣服,而且没有怎么穿的”。秦女士表示:“摸过一些二手(服装)的质量之后,一百多定价的衣服都比不上,因为那些二手里面很多还是牌子货,卖你衣服的商家,成色好的他们自己就能摸得出来。”

    根据秦女士提供的关键词,记者在闲鱼上联系到了当地的旧衣回收商家,对方表示可以按照1元每公斤的价格上门,回收不分季节的“统货”,在记者提出价格太低,卖给做“古着”(有年代的衣物)的人至少得几块钱时,对方表示“我们交‘统货’才8毛,我就赚你3毛”,“我仓库都一大堆……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一位回收二手衣物的受访者发布的求购信息

    经介绍,记者随后联系到广州一家有多年从业经验的分拣厂,对方表示出口和国内的生意都在做,也接受小区回收箱回收的衣物,但“要收就几十吨”,并且因为“要进行消毒成本就高了”而不接收“不好的衣服”。

    在阿里巴巴及抖音APP上,红星新闻记者也发现了广东、浙江、河南等地的许多孤品直播货源批发厂家。有厂家销售人员向记者介绍,他们的货品分类细,等级多,从600元每吨(折合每件不到一元)、3000元每吨到20元每件如风衣、羊羔绒外套的单一品种,应有尽有:“有二手的,也有新货,也有尾货混合在里面……要看你接受程度怎么样,我们的客户也是做直播,也长期拿我们这个货。”也有厂家表示只做工厂货和商场撤柜货,每件批发价在十几到几十不等。

    有直播间日流水上万

    业内人士称“真尾货干不过二手衣”

    借助回收旧衣,孤品直播间的利润甚至比真正的工厂清仓还高。

    据业内人士介绍,孤品直播间靠的是“自然流”,即不进行付费引流,依靠低价孤品自带的流量吸引顾客,实现转化。门槛低、成本小,“新号”也能快速卖出货品,有的批发商还承诺如果能拿到一定货款还可以免费教直播起号。

    秦女士告诉记者,一件进价30的旧羊毛大衣,在直播间里可以卖到300元。秦女士在回收站进货直播的朋友就曾展示其抖音直播后台数据截图,每天的流水达万元。“正儿八经老老实实卖尾货的人,你都干不过这些卖二手货的,而且他卖的价格也不贵。”秦女士说,“同样因为抖音的机制,价格差不多的直播间都会一直推送。我们这些正儿八经卖尾货,但是我们的质量没有那些旧衣服好,就是被淘汰了。”

    小王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件毛衣进价3元,运费3元,主播提成1元,再减去其他各种成本,即使是老板偶尔放出的9.9元/件的“亏本福利价”也不会亏本,其他时候卖19.9元/件、29.9元/件,利润更高。小王工作的直播间平均每天直播两场,每场直播2到4个小时,通常最后一场结束已是凌晨。直播间在线人数稳定在100人上下,每天至少能卖出两百件。

    小王的老板也并非服装行业,因为巨大的利益空间在朋友的介绍下转向孤品服装直播。在园区盘下两个小房间、几个货架、一部手机、一台电脑,就开启了孤品直播事业。

    除了直播,她下播后还要帮忙打包发货,发现衣服上的污渍,小王会主动询问同事如何处理,同事就会让她把衣服拿去洗一下,在阳台晾干后再发货。一般只会用洗衣液、洗衣喷雾简单处理,或仅用清水冲洗,没有消毒环节。

    在知道货物来源后,小王发货时都会仔细检查,看到污渍严重、破烂的衣服,她还会悄悄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顾客让他们退货。她觉得良心过不去:“因为真的太恶心了……我自己都不想干了,就提了辞职。”

    辞职后她还刷到之前工作的直播间,售后评价里,许多消费者说收到的衣服起球、有气味。半年之后,那个抖音账号便没有再继续直播。

    监管执行成难题,

    二手衣冒充孤品可能构成欺诈

    近年来,从小区旧衣回收冒充慈善捐赠,到二手衣物回收产业建设,有关旧衣回收的讨论不时出现。在相关新闻报道及线上回收平台公开的旧衣去向主要分三类,捐赠给欠发达地区、出口、作为原料进行加工再造。

    目前,旧衣服等废纺织原料及制品属于我国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目录。而在旧衣对外出口前,经过分拣的旧衣物出口也需要向卫生检疫机关申报并接受卫生检疫。非洲许多国家对二手衣物清关时需要提供检测报告通过VOC认证。

    中国旧货业协会衣服延用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杨膺鸿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回收的衣服中可以二次销售的数量约占回收总量的35%,经济价值为150亿元到180亿元,其中,夏季服装约占15%,秋冬季服装约占20%。

    在中国旧货业协会2021年发布的《二手纺织服装流通技术规范》中规定了二手纺织服装的整理、质量卫生、标识和挂签、销售等要求。但该文件并没有公开具体文本内容,同时,《二手纺织服装流通技术规范》属于团体标准,属于社会团体协调相关市场主体共同制定的自我声明公开和监督制度,对市场主体并没有强制规范作用。

    杨膺鸿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上述技术规范有在内部与企业间进行互通,目前协会已经注意到二手衣服回收再售卖的复杂情况,导致目前二手服装市场“乱象众生,恶性竞争”的原因在于其流通确实存在着诸多问题,“比如二手服装溯源困难,处理过程难透明,售后责任难划分,监管部门的监管依据缺失。”

    多名专家也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目前我国的旧衣回收再售卖行业确实存在执行标准不明确、市场监管不足的问题。这主要是由于旧衣回收再售卖属于比较新兴的行业,相关标准和监管制度尚未完善,执行难度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回收环节的监管难度,包括回收箱管理、回收流程监控等;其次是加工处理环节的监管难度,包括二手衣物的分类、清洗、消毒等环节的标准化和规范化问题;最后是销售环节的监管难度,包括二手衣物的标识、质量检验等方面的监管。

    杨膺鸿表示,纵观对废旧纺织品的利用,国家一直以来都在倡导推进政策办法。根据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废旧纺织品循环利用的实施意见》中对主要目标的规划,到2025年,废旧纺织品循环利用体系初步建立,循环利用能力大幅提升,废旧纺织品循环利用率达到25%,废旧纺织品再生纤维产量达到200万吨。到2030年,建成较为完善的废旧纺织品循环利用体系,废旧纺织品循环利用率达到30%,废旧纺织品再生纤维产量达到300万吨。

    在相关的讨论网帖以及记者采访过程中,有的消费者怀疑二手服装的安全性,表示“恶心”;有的消费者认为“不知道之前那个人是生病还是去世了,不吉利”。也有消费者表示能接受二手衣服,“但说是什么全新的孤品、尾货,就是欺骗。”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表示,二手衣服如果被当作孤品售卖给消费者,可能构成欺诈行为,并且消费者可以主张赔偿。

    针对目前二手衣物回收市场鱼龙混杂的情况,专家建议,加强行业自律,制定行业标准和规范,规范行业发展;加强监管力度,建立健全相关监管机制,加大对行业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加强宣传教育,提高消费者对于二手衣物的认知和理解,引导消费者正确对待二手衣物。

    来源:红星新闻记者 罗丹妮 实习生 伍晓倩